購物車 0
靜心冥想狂喜的藝術.jpg

靜心冥想─狂喜的藝術

NT$ 280.00


一旦你允許整個存在進入你裏面,你就和它合為一體了。那就會有一個共用(communion)。這個共用、這個慶祝、這個無選擇的覺知、這個非交易性的態度,我稱之為靜心。歡樂就在片刻之中,就在活動之中,而不在為結果的操心中。沒有什麼東西需要去達成,因而,你能夠享受的就是此時此地。

你可以用這樣的方式來解釋:我正在和你談話,如果我關心的是結果,那麼談話就成了一件事務,成了一個工作。但是如果我跟你談話而不帶有任何期望,不帶有對結果的任何要求,那麼這個談話就變成了一個遊戲。這個活動本身就是目的。那麼狹窄化就不需要了。我可以玩玩文字遊戲,我可以玩玩思想遊戲,我可以與你的問題玩玩遊戲,我可以與我的回答玩玩遊戲,那麼,它就不是嚴肅的,它是輕鬆愉快的。

如果你正在聽我談話而並不想從中獲取什麼,那麼你就能夠放鬆,你就能讓我與你分享,而你的意識就不會是狹窄的。那樣,它就是開放的。遊戲!享受!

任何時刻都可以是事務性的時刻,任何時刻也都可以是靜心的時刻,所不同的只是態度。如果它是無選擇的,如果你是在與它玩遊戲,那麼它就是靜心的時刻。有待滿足的需要中有社會的需要,也有存在的需要。我不會說:「不要去制約孩子。」

如果你讓他們完全不受制約,那麼他們就會變得粗野不堪,他們就不能生存下去。生存需要制約,但是生存不是目的。所以你對制約必須能穿得上脫得下,就像衣服一樣,你可以穿上它出去辦事,然後回家把它脫掉,這樣,你才「存在」。

如果你並不認同你的衣服、你的制約;如果你不說「我就是我的頭腦」,這並不困難,那麼,你就可以比較容易地改變。但是如果你認同於你所受的制約,你說:「我的制約就是我。」而所有不是你的制約的東西都被否定了。你認為:「所有不受制約的都不是我,無意識不是我。我是有意識,是專注的頭腦。」這個認同是危險的,不應該這樣。一個恰當的教育是不受制約的。它只受一個有條件的制約:制約是一種實用的需要,你必須能穿得上脫得下。需要時穿上,不需要時脫下。在有可能把人教育得不和他的制約相認同之前,人類不是真正的人類,而只是受到制約和狹窄化的機器人。